直击大火后的京南城中村:夹在城市高楼缝隙里的生活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9-13 08:43:36


进入十二月中旬,一场寒流让北京连续几日的最高气温,在冰点徘徊。


12月13日一早,前一天很晚才下夜班的老张就被电话吵醒了。“怎么样,家里没事吧?”看到十八里店着火的新闻,亲朋好友纷纷来电。整整一上午,老张的手机就没怎么消停过。


大火是在寒夜里烧起来的。凌晨1点18分,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白墙子村一村民宅基地自建房发生火情。据现场消防人员透露,初查为建筑一层过道处的电动自行车引发火灾——起火前,一名住户从二楼拉出电线,通过接线板给电动车充电。


起火的电动自行车被烧得只剩下骨架。(视觉中国 图)


据官方通报,此次火灾,造成5人死亡、9人受伤。


11月20号,大兴11·18火灾后两日,北京掀起了一场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运动。然而40天刚刚过半,另一场大火又在北京的寒夜里吞噬了数条生命。


起火民房已签订拆迁协议


如这座城市的许多地方一样,白墙子村存在着一种割裂的美感:方庄东路如一把锋利的刃,切出了两个迥异的世界。西边是一片新式住宅小区,林立着样式规整的高层建筑;东边则是一片热闹杂乱的城中村,内里缠绕着石子与沙土组成的单排羊肠小道、彩钢房、垃圾堆,以及不时向行人叫唤的土狗。


12月13日上午,《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赶到村里时,火灾发生地周边已经戒严。一位家住封锁区内的村民在警戒线外被拦了下来,随后被告知需有封锁区内相识的人出来接应方可入内。


楼道外停放着自行车,摆放着煤气罐,墙上贴着该处不能放自行车的“通知”。(《新京报》 图)


发生火灾的村民自建房位于白墙子村偏西北的位置。记者辗转联系到房主的弟弟徐先生,据他介绍,着火自建房共3层,哥嫂(即房主夫妇)住在3层,1、2层对外出租。而对于租客情况,徐先生表示并不清楚。


老张和徐家兄弟俩是“从小一块儿踢球长大的哥们儿”。据他透露,此前,房主已经和当地拆迁办签订了拆迁协议,“他家160多平方米(2层及以上面积未计算在内),给了两套90平方米、两套54平方米的房子,还有几十万块钱。”


据《新京报》报道,十八里店乡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起火地点属于政府征收范围。11月16日,房主已签署了拆迁协议,近日房内陆续有租户搬走,但没有搬完。此前,曾发放过安全告知书。


徐先生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证实,自己名下位于起火地点隔壁的二层自建房,的确已经在着火之前的几天就将租客们“轰”走了,并且也已经和拆迁办签订了协议。但对于事发地哥哥家的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


而据老张透露,或许是由于拆迁办没催着搬迁,所以房子才一直住着人。根据北京市住建委的要求,自2017年11月15日-2018年3月15日,4个月采暖季内,北京城区的各类土石方和拆迁施工均须停止。


目前,村内多处原有自建房屋都已经拆完,剩余约30余户未就拆迁补偿问题和拆迁办达成一致,仍居住在村内。


此外,采访中,多名村民反映,此前白墙子村曾存在拆迁办将房屋征收后二次出租给外地打工者的情况。


自建房外还搭着住户晾晒的衣物。(视觉中国 图)


“两天之内必须搬走”


对于租住在白墙子村的大多数外地人来说,一夜之间,这场大火令他们也陷入了和二十多天前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村民同样的处境。


原本住在离起火地点六七百米外的老王,猛然发现自己没了住处。


老王在北京做装修工作,此前一直租住在村里的自建房。一间带有独立卫生间的房间,每个月的租金800块钱。


起火一层楼道内地面铺着棉被。(《新京报》 图)


12月13日一大早,老王就接到房东的通知,要求其在一天之内搬走——半个月前,老王刚刚又续交了三个月的房租。


白墙子村内,一位甘肃籍租户也在忙着搬家。他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大火发生后,他就接到了拆迁办和房东的通知,要求其在两天之内必须搬走。说着,他从出租屋内搬出一台电脑。


去年,他曾经在起火的自建房里租住过一段时间。据他回忆,当时的租金价格依据房间大小分为300元/月、500元/月、600元/月。后来,租住人员太过纷杂,他换了一个住处,但依旧在白墙村里。


“以前的三四百,现在起码得到1500,一间房住七八个人。”封锁区外,一位自称是起火房主多年邻居的人,对《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透露说,村里对外出租的自建房里多是上下铺,而起火的出租房里,多的时候加起来住了30多户人。


另一位忙着找房搬家的甘肃籍租户则证实,多人群租,在白墙村并不罕见,他现在住的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平房里就有4个人——在今年6月,租金从500元/月涨到了600元/月,11·18大兴火灾过后,房东把租金加到了一间750元/月。


楼道里的洗衣机等家电被烧得漆黑。(视觉中国 图)


被“遗忘”的角落


白墙子村,位于北京东南二、三环之间,最近点距二环不过1.5公里。然而相比于人们对首都的繁华想象,这里更近乎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2017.12.14期


封面故事


  • 坚守11年,重庆大轰炸二审再败!八旬老人当庭哭泣,对日索赔何去何从?


热点分析


  •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今天他走了,去了母亲待的地方

  • 定了!BAT等互联网巨头、一大批央企、高校都要落户这里

  • 旧金山华裔市长刚去世,大阪就因为这事宣布“分手”

  • 患者生命危急亲属不签字咋办?救人!医院不担责

  • 仅用一年,身家260亿的辽宁前首富变“老赖”

  • 一个有味道的发现——研究粪便,中国科学家刷新企鹅“断代史”


观点


  • 杀死吴咏宁的,是人们对不良内容的追求

  • 腐败,经济增长的润滑剂?

  • 共享单车毁于朱啸虎

  • 有些综艺是毒贩,有些则是教唆犯


图说天下


  • 就算有暖气,北方的冬天依然“可怕”


外媒看点


  • 默克尔搞了个“大甩卖”,中国送的茶具都不要了

  • 悄悄地,谷歌又溜回中国

  • 今年,美国人要围着假树过圣诞了?

  • 间谍、记者、学者?他的硬盘里,装着IS的秘密


智识·领袖


  • 好人张朝阳,走出来,狠起来


智数


  • 百年修得不失眠,千年修得睡好觉


生活参考·另眼


  • 出身青楼却成一代巨匠,她画出了中国女人的坚韧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