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元一场的皮影,他演了40年,场场座无虚席 会玩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6-10 12:30:28

 会 玩 


“我的皮影戏馆30多年,每年除了除夕,364天从不间断。每天中午11点半到下午两点半!”

文◈雷虎 图◈阮传菊


因为一晚上可以挣十块钱的诱惑,40年前,28岁的秦礼刚成为了一名皮影戏艺人。每年364天,躲在光与影背后用皮影做RAP秀。

40多年,演出了近15000场皮影戏。用“中国风RAP”惊艳世界。



每逢有美国大片上演,湖北云梦县小小的电影院,都被年青人挤得水泄不通。

云梦县的年青人绝对想不到,在云梦同样被挤得水泄不通的,还有一家名为“梦泽皮影戏馆”的老戏馆。每天,戏迷们从四面八方赶到这儿,只因“百戏之祖”皮影之魅。



40年过去,当年耍皮影的青年,已经成为了名动天下的“皮影王”,而当年看他皮影戏的戏迷,已经成为了老头老太太。

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为了追逐皮影的光与影;老街坊们到老秦的老戏馆,只为老友相聚看老戏,这种几十年如一的老感觉。


【老人老友老戏馆】


现在是上午十点半,但梦泽皮影戏馆门口就停满了各式“豪车”——老头老太太们骑着自行车、摩托车、电动三轮车从小城的各个各落赶过来。



老戏迷停好车,径直走到皮影馆大门口。掏出老花镜朝门口悬挂的小黑板上望。小黑板上用粉笔字写着几个大字——今日皮影《三侠八俊十二雄之逼死皇帝》。



皮影戏馆就设在秦礼刚家堂屋。一百平米见方的大堂内,三组长凳,每组七条长凳。

皮影还没开演,戏馆中早已座无虚席。老人们或围在一起打长牌,或趴在凳靠背上打盹,更多的人端着茶杯望着堂屋正中央,等待老秦。



“我的皮影戏馆30多年,每年除了除夕,364天从不间断。每天中午11点半到下午两点半!”秦礼刚说。



阳光在天井底投下一个圆形的光斑。光斑之中出现诡异的场景——正有成百上千纸人纸马潜伏于里。那是皮影后场。纸人纸马,都是秦礼刚要操控的皮影戏人偶。



秦礼刚的皮影馆选择在中午开演是有原因的——以往,每逢有婚丧嫁娶,逢年过节,各戏班子就会被请到各个地方表演。城里大户人家,会请昆曲、京戏班;村里人穷,请不起这些大戏班,那就请皮影戏。

一个演唱,一个配乐。两人把家伙往货架中一放,就可以走村串巷了。皮影表演一般是在午餐时给大伙助兴的。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大量农民从乡村出走到城市务工,皮影戏在农村的观众大量流失,秦礼刚不得不跟着“进城”。

到工厂务工的乡亲们一般在十一半到两点半之间休息。秦礼刚的皮影戏班就乘观众吃午饭的时间,在工厂边找个空地撑一块白布,皮影戏就开演。这时,工人师傅们就端着饭菜开始看戏了。秦礼刚就是凭借自己在工人午间休息挣得的票房。



1984年在云梦县城城盖起了这一栋二层洋楼。从此,“梦泽皮影戏馆”就结束了在田间和工厂间的流窜生涯安定了下来。

三十年这去了,当年进城的农民已经不工作了,但是皮影戏表的时间一直维持在中午十一点半到下午两点半这“午休”点;皮影戏的票价也一直保持在二元一场。



戏迷来这里并不仅仅为皮影——他们年轻时从农村赶到云梦县城务工,如今子女们又从云梦县散到全国各地。

老人待在空巢中索然无味,就来皮影戏馆,会会老友,看看皮影,打打牌。


【馒头茶水皮影混搭午餐】


摄影师等得很着急,因为戏已经要开演,但是秦礼刚才还在不紧不慢地和我聊天,似乎完全没有为要开始的皮影戏化妆、准备的架势。



“化妆?,那是多此一举,我只躲在台后;准备?没那个必要,戏我信手拈来!”临开场前五分钟,秦礼刚才端着茶杯下楼表演。



秦礼刚从长凳间的缝隙间挤进后场,推开后场的木门,悬空挂在绳索上的纸人纸马早已严阵以待。



急促的鼓点突然敲响,一位膛胸露乳的老者,怀抱一把简陋的二胡,周身环绕着锣鼓——他是这皮影戏班的配乐。



其它地方的皮影戏班,要二胡手、鼓手、锣手各司其职;要前台演唱、操纵皮影者各就各位。云梦皮影却只要配乐一人,演唱和操纵皮影者合体。



“以前云梦的茶馆多了,皮影戏班多被邀到茶馆表演。茶馆没那么大场地,还要缩减成本,皮影戏班就只能轻装上阵啰!”



配乐一声锣响,秦礼刚从悬挂的众皮影中牵出两人后,双脚在地板上一跺,嘴里开唱,幕布上的皮影戏也开演。皮影一出,掌声雷动。



案前摆着一本做满了各式记号的笔记本,这是今天上演的剧目的剧本。戏已经开场了半个小时,但摊开的笔记本也未曾翻动一下。

秦礼刚基本上是脱稿表演,短则十来分钟,多则半个小时才瞟一下笔记本。笔记本上只有故事大纲,怎么唱得由自己发挥。所有的表演都是即兴的,只有突然大脑短路时,才会瞟一下笔记本,然后又继续边唱边跳。



秦礼刚对自己的嘴皮子功夫很自信:“我从小就爱看皮影,从小便立志当个皮影艺人。谁知我还没成年文革就来了,云梦所有戏班子全没了。”

等到重新允许演皮影时,秦礼刚已经是28岁,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虽然皮影艺人自古便是最低贱的行业“伶人”中的末流,但皮影戏开禁后,秦礼刚却头也不回的扎进了这些傀儡之中。



“现在人当皮影是老古董,但在那时我们云梦农村,唱皮影却是件时髦的事情,是做角儿,就像现在当歌星!”



一墙之隔,一边是戏者,一边是戏迷。唱皮影戏时,他们是表演者和观众;皮影戏结束后,他们就是亲密无间的邻俚。



皮影戏要表演三个小时,因而在表演其间,有不少背着泡沫箱卖糕点、馒头的小贩光临。看到谁从小贩处买了馒头,就有一位拎着铜壶的老太太走过来向他递一杯茶水——老太太是秦礼刚家夫人。



小小的皮影戏馆,是电影院和茶馆合体。30年来,小小的皮影戏馆,成为小县城老人不可或缺之所。



戏迷们接过茶水后,就开始用皮影戏做菜用馒头当午餐——三十年前,秦礼刚为了迁就进城务工的乡亲,在他们午餐时间表演。



三十年后,乡亲们为了迁就秦礼刚,把自己的午餐搬到了秦家戏馆。在这里,戏者和戏迷都共生关系,相互迁就,一起慢慢变老。


【皮影无皮,影戏有戏】


历时三个小时的演出终于结束,秦大妈守在门口收票。来客茶钱和戏钱加在一起,每人两快钱。今天又满场了,秦大妈算了算今天的票房,差不多三百块。

再加上每年全国各地还有几十场商业邀请演出,这对于一个小县城家庭来说,足够了。所以秦家的“梦泽皮影戏馆”三十年不衰,老秦家对现在的生活也非常满意。

小小的皮影戏馆,只在大年三十休息一天,一年364天,风雨无阻,雷打不动每天三小时。



三个小时皮影戏结束,戏迷们纷纷起立鼓掌,皮影谢幕后许久还不愿离去,这是如今神级影片才有的待遇。



秦大妈在收完票后上楼给老秦做午饭。表演结束后,秦礼刚从后场出来拿起扫把,和年近过八旬的母亲一起打扫剧场。

戏里是人生梦幻,戏外是生活日常。



秦礼刚的皮影戏,内容多来自《三国演义》、《水浒传》、《七侠五义》等传统文学作品。但加入了很多自己的即兴加演义,把时事新闻,生活日常都融入其中。让秦礼刚的皮影剧目达到两百多种,每一种剧目又有若干出。

所以,秦礼刚的皮影戏能连演五年,每天演364天而不重样。即使是铁杆的戏迷,也不知道秦礼刚的葫芦里唱的什么戏。



看不懂秦礼刚皮影唱什么戏的,还有皮影专家。秦礼刚从绳索上取下了一只皮影。是红脸、长须、丹凤眼的关二爷,这关二爷却是皮影专家看不懂。



“摸摸看,这关二爷和你以前见这的皮影戏班里的有什么不一样?”秦礼刚把关二爷递到我面前。

眼前的影人,脸上的情态表演都栩栩如生,衣服线条和造型有京剧神韵。但影人摸起来完全没有皮质的肌理——皮影影人是用风干的驴皮制成,因而得“皮影”之名,但这关二爷却是塑料做的。



“为什么皮影一定得驴皮做?古人用驴皮,只因找不到更好的材料了。如今的云梦县已经没人养驴,如果去北方收驴友,成本巨大。更重要的是用驴皮制作的影人‘不听话’,太湿会腐烂,太干又驴皮就会起皱变翘。而且驴皮太厚,不透光。观众视觉体验也不好。”

提起皮影的材质,秦礼刚有点义愤填膺。因为,秦礼刚对皮影材质的革新,虽然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但是却被专家质疑。因而几次评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时没有被通过。



直到2013年,秦礼刚用古法专门做出了几套驴皮皮影,这“皮影王”才通过专家审核,成为皮影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电视、电影已普及,皮影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该如何演?表演结束后,在不足三平米的后台,秦礼刚每天都在思考。



困扰他的不是市场,虽然云梦的皮影戏迷虽然越来越老,但慕名而来的年轻人,甚至老外越来越多。他们不仅来,听戏、学戏。还邀请这乡村皮影戏班,到全国各地做各种演出。

全国各地奔波的演出,能带来更多的名和利,但县城皮影戏班已越来越老,他们只想像以前一样,在县城的皮影戏馆,给街坊邻居们每年演364天。



下午三点半,秦礼刚才吃完午饭。趁着光线还亮,秦礼刚拿出一张塑料板和若干纸片赶工制作皮影影人。他先在纸片上用铅笔画出了两个人物造型,一个是一位穿着制服的交警。一位是头戴凤冠的孙大圣。

剪出人物后,他把纸人贴在塑料板上,用特制的拳刀把人物造型在塑料上一一勾勒出来。



改用塑料做皮影材质后,不仅成本降低,也让工序加快,很快,孙大圣和交警就跃然“塑料”上。孙大圣和交警,这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是秦礼刚的新剧目中的主人公:孙悟空在五行山压了五百年,唐僧没来救他取西经。又过了几百年,开发商带着挖掘机把五行山夷平了。孙悟空回到花果山,却发现这儿成为景区,景区门口塞车了。于是故事、造型和寓意全新的皮影戏就开始演义了……

这样大胆出位的故事云梦县的这些老戏迷能接受吗?秦礼刚也心存疑问。但不接受也得试试吧。因为毕竟靠皮影戏馆每天三百元的票房,云梦皮影是传不下去的。

作为皮影行业技艺最精湛的艺人,10多次上中央电视台,3次上新闻联播,多次受邀出国表演,秦礼刚有足够的自信。但对于整个皮影的未来,他却看不太清。

秦礼刚有三个子女,但人生轨迹都与皮影无关。他们没有皮影天赋,也看不到皮影的未来。秦礼刚把希望寄托在11岁的孙子身上:



有一天,正在后场表演的秦礼刚正在表演时,猛一回头,发现两岁半的孙子秦朗正学着自己的样子拿着皮影在墙上比画,秦礼刚大为惊喜。从此开始有意识向孙子传艺。

2005年唐山国际皮影上,年仅4岁的秦朗双手持四皮影表演《孙悟空大战牛魔王》轰动全场。



秦礼刚说他会尊重孙子的选择:如果他成年后选择与皮影无关,他不会干涉;如果他将来选择皮影,自己的皮影戏馆,必须撑到孙子入行的那一天都有戏。不仅有吸引那些老戏迷的老戏,还得有抓住年轻人眼球的新皮影。


【一只皮影的诞生】

                                          


END



虎和菊的文字+图片夫妻店
记录手艺、乡村、旅行、电影
以及生活中各种好玩、无趣、平淡、愤慨、琐碎的人和事
生活无限精彩
你们负责主演
我们负责记录
追寻艺迹
留住记忆
............................
微信: leihu413
微博:@青鸟天际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