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摩托侧斗里的贾平凹——延安市公安局长郭平社与《废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1-13 16:44:42

 郑重声明:本订阅号文章均为原创作品,如有侵权,作家紫金的法律顾问辽宁博昂律师事务所主任徐绍栋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在《废都》的后记里,贾平凹谈到,当时,他的生活可谓一地鸡毛,身患重病,亲人离世,因棘手官司而受尽屈辱,西安城内已经没有一张可供写作的书桌……在1992年最热的天气里,托朋友安黎的关系,逃到了耀县,在那里生活了一个多月,完成了《废都》的初稿。


紫金与延安市公安局郭平社局长合影

其中,朋友安黎的“关系”就是郭平社。当时,他由一位身经百战的刑警,刚刚走上耀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岗位,因从小酷爱文学和写作,而与贾平凹的朋友多有来往,当听说这位陕西的大作家需要一个有山、有水且与世隔绝的写作环境, 郭平社想到了桃曲坡水库,那里也正是他热爱的地方,工作之余,坐在山间水边,听流水潺潺,虫叫鸟鸣,写下了数篇以自己亲身经历为素材的破案故事,发表在各级报纸、杂志上。于是,向贾平凹的朋友提议,可以到桃曲坡看一看。

事情定下了,可是,如何去呢?大作家在西安虽惶惶不可终日,但在善良而热爱文学的郭平社心里,依然是须仰视才见的偶像。当然不能任由鞍马劳顿。于是,开上警用三轮摩托车,将贾平凹装在侧斗里,一路开到了桃曲坡。显然,大作家对此行相当满意,正像他在《废都》后记里所说,“远离村庄,少鸡没狗,绿树成荫,繁花遍地”就欣然留下了。水库管理站的领导是郭平社的好朋友,也同样善良而崇拜文化人。专门辟出一间屋子,严令站里的职工不许靠近打扰。一日三餐由食堂供给,贾平凹终于在自己的苦难人生里,找到了一张安稳的书桌。


贾平凹在桃曲坡以每天一万字的速度写作,虽说渴望与世隔绝,如此紧张的创作生活也需要适当的调节和安慰。郭平社又充当了天才与人间的一道缝隙。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和几个知己来到桃曲坡,陪贾平凹吃饭聊天。许多聊天的内容,后来都变成了《废都》里的桥段。有一次,贾平凹问郭平社,当你抓到了杀人犯,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郭平社就讲了自己第一次破了特大杀人案时,连夜将嫌疑人带回。当走在耀县山里时,太阳初起,看着坐在吉普车里跟着自己一路颠簸的罪犯,颇有冲上去拥抱“战利品”的冲动。贾平凹听了,一拍桌子大赞:这才是刑警心理的真实写照!


在《废都》的后记里,贾平凹还提到了一个女孩子,她是安黎的朋友,第一次见贾平凹也是郭平社送去的。才子爱佳人向来天经地义,贾平凹见了美丽而开朗的女孩子,心情大好。离开时,执意要送。于是,郭平社又将贾平凹装在摩托车侧斗里,让女孩子坐在自己身后,一路徜徉,山间花海流连,上演了一出带“警”字的新鸳鸯蝴蝶梦。路上,贾平凹忽喊停车,原来是看见了树上的酸枣,女孩子也大喜,要摘了来。不敢站上后座,就跳进了侧斗里,扶着浪漫才子的肩膀,摘下了一捧红艳艳的枣子。贾平凹将它带回去,晚上写作累的时候,咬一颗,顿时通体酸透,浑身一激灵,大脑就清醒了不少,写作激情油然而生。由此,郭平社导演的这部鸳鸯蝴蝶梦翩翩然飞进了中国当代文学史。


大作家也是重情义之人。听说郭平社业余时间写了不少文章,就说,拿来看一看吧。在《废都》的创作间隙,认真地看了,还做了指导,挑出部分作品,让郭平社重新整理,随后,又帮他推荐给了出版社的朋友。郭平社因此奇迹般实现了自己梦想——40岁之前,出版了第一本书,贾平凹还亲自题写了书名。


郭平社局长与《废都》的这段奇缘,堪称公安文化园地里最独树一帜的佳话。如果不是献身公安事业,可能会成为相当不错的作家。他善于思考,并能提出独特的观点。他曾说,在对待异己的问题上,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有着截然不同的胸怀和做法。当年,延安城周围有许多国民党特务,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边区保卫处(即公安部前身),有着响当当的战绩,企图渗透到延安城内的特务,几乎全部落在他们手里。抓到了,都以教育改造为主,不少受国民党蒙骗而成为特务的青年,因此转向共产党,成为边区保卫处安插进敌人心脏的尖刀。反观国民党,在臭名昭著的渣滓洞里,无数共产党人受尽折磨,最终惨遭杀害。


没有成为作家,却把自己的思想、文化积累融入到公安事业中,这可能要比写一些于中国文坛无关痛痒的作品,对公安文化建设更具现实意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