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新面貌 || 从珠海路到银滩大道都经历了什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6 06:51:25

一段奇异的生活,一百年岁月的遮蔽,早已越出视界。但它顽强存在,确凿无疑。它出现在北海。它用物质的形式不容置疑地证明,这物质既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


珠海路,一个遗存的庞大建筑群,过去生活的细节,像壁上灰塑,紧随坚硬墙体躲过时间洪流的淘洗,永远如阳光照射现实生活的场景。


北海百年老街 王宏武摄


很早以前,我就到过北海。


我惊叹过一个世纪前,北海人的生活曾经与西方靠得那么近。在那个国人穿长袍、裹小脚、戴瓜皮帽的年代,北海人的生活竟然按着自己的逻辑在展开——这几近一个神话,东西方的交流在南方沿海地区,达到开放的程度。


珠海路那些西方风格的各种弧拱券,已经在这片土地上沉默了一个世纪,并且依然在北部湾一角放射着光辉——一种真实的东西方文化交融的生活展示。


它不比上海滩,或者天津卫,可是,那些洋建筑,却是北海的老百姓自己建造的来自民间的一次建筑实践。它们试图融合的是20世纪初中国乡村的生活经验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时尚趣味。


北海老街一景 周彤阳摄


一百年,许许多多存在物随风飘散,尘埃落定,却引人去寻觅隐蔽的历史因由,寻找历史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幕。


我面对大海,面对眼前的北海,我怎样理解这一切变化呢?我终于在近这二三十年的光景中确立了沿海的概念,在这之前,它纯粹是地理的,为什么把外在的世界称作海外,我猛然间有了觉悟。


因为靠近海洋,中国沿海与内地,早在一百多年前,在那场著名的鸦片战争之后,距离就开始拉开了,两种全然不同的生活在中国的版图上展开,渐行渐远。一个海洋在把另一个世界的生活横移过来。


中国现代史在南方其实已经发生,历史早已看见了它的端倪。当内地人还在用木制独轮车推着小麦、稻谷,在乡村的小路上吱吱扭扭叫着千年的凄惶,北海就开始有了外国这样的洋建筑。我敢肯定,是因为有了商船的往来,汽笛一响,便把北海海水晃荡,一条洋派的街道就开始了。


可惜,后来的内战,日本人入侵,再内战,又内乱,以至闭关锁国,使得北海也只有类似珠海路、中山路和后来的解放路、北部湾路等几条街道,久久印在了北海人和关心北海的人心中。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到北海,去一趟白虎头,想看看白花花的银滩,还要穿越丛林,走过弯弯曲曲的小路,颠簸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其实白虎头就在北海的郊外,竟那么遥远、那么荒凉。木麻黄树浓浓地围困着低矮的渔村,围着渔村走,踩踏过地坪上厚如棉垫的杂草丛,雾一般虚幻。


空中看银滩 王宏武摄


许多人与我一样在迷雾中穿越,在瞬息之间都化成了湿漉漉如雾的感觉。我甚至对大海呼喊的愿望也消失了。甚至在珠海路,我也只是听到自己的足音,碰响了深处寂静的时间。这是我那时在北海的感受。


云总在风中远去,又在风中到来。


这吹来的风,是改革开放之风。我们每一个人必须诚实地尊重开放改革带来的变化。这是一场多么迅疾与猛烈的碰撞,两种文明在这一片天空下交织、摩擦、激变。


历史给北海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北海迎来了真正意义的巨大的变化。


30年来,我几乎每年都涉足北海,我目睹了北海走过的每一个脚印,为她的成长欣喜过、忧虑过,也亲身感受到北海人和众多外来投资者开发建设北海的热忱,更感受到他们为此而付出的心血和辛勤。


在我的印象中,北海真正“动起来”,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北海热”。那时,北海的开放开发声势响彻中国大地,北海的名字似乎国人皆晓。兄弟省市的出版部门也在探足北海,跃跃欲试,甚至有从北海的开发中分得一杯羹的欲望。于是,在“北海热”时期,我就曾经频繁地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出版界同行,那时,可真是陪同一批客人刚到北海,还未返回南宁,第二批客人又到了南宁,忙得不亦乐乎。


忙是好事。看到北海热闹非凡,人潮涌动,把当时北海最宽的北部湾路挤爆,堵车成了常态。但这毕竟给北海带来了人气,心里还是很兴奋。


记得有一次,我在北海接待四川出版界的朋友。因为当时的北海,四川人很多。号称十万“川军”战北海。人称“川军”,并无恶意,北海人叫得热乎,四川人听来亲切。席间大多是四川人。一北海朋友打趣:“‘川军’又来了!”一四川人说:“‘川军’来了不怕你们成了‘少数民族’?”北海人就说:“全国人都来到北海才是北海的福气。”桌上一片笑声。北海人就是这样,海的胸怀。


的确,那时西南出海大通道的构想,西部大开发让四川人打了头阵,“购地为牢”,成立“四川国际招商中心”,筹建“四川国际商业城”、“四川工业开发区”。久困蜀中的“川军”,找到了理想的出海口。于是,全国各地也不甘示弱,人们纷纷涌来,房地产是重要产业,带动了城市规模的扩张。


四川人喜欢在北海开饭店、旅馆、酒楼,他们喜欢“扎堆”。“天府”老乡,异地相聚,“扎堆”虽然有竞争,但竞争中也有照应。


四川饭店一开起来,就是一家接一家,既有正宗川菜,也有广东人开的正宗粤菜。川菜、粤菜,同属中国四大名菜,冠军亚军,未经烹调界权威品尝鉴定。

四川人看来,“川菜天下第一”;

广东人看来,“食在广州,粤菜乃四大名菜之首。”

一些经意或不经意的川菜馆,把“川菜”二字书于店门之右,“粤菜”出于其左,这样,平起平坐,既不伤和气,还可以任由五湖四海的“上帝”选择。

再后来,湘菜、贛菜、贵州菜馆便陆续登场,山西削面、西北拉面、东北饺子也不甘落后。北海就是这样旺了起来,四方来客,八方杂处,语言自然南腔北调,打破北海单一方言的格局。


于是,北海忽然间就“冒”出了北京路、广东路、四川路、云南路、贵州路、西藏路的等等街道。后来,慢慢地,北海南北走向的街道几乎都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名称命名,与随后东西走向北海大道、西南大道、新世纪大道和金海岸大道,形成了纵横交错的北海城市大格局。


北海的路,是北海变化的最大标志。


路多了,人就来多了。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筑巢引凤”了。每次,我接待外地客人到北海,北海的朋友都领着我们走过宽敞的西南大道进入市区,巨幅的绿化带,来回八车道的长长大街,真是名副其实的西南第一大道,令客人们无不惊叹。街道笔直,绿树葱翠,鲜花盛开,马路两旁同时有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各式住宅小区拔地而起。


海景大道更是让人们体验到北海这个滨海亲水城市,靓丽的景观,唯美的建筑,使北海半岛有了更多的绿荫、更多的空间、更多的张力和立体感,天然地将滨海之美与现代都市之美浑然地融合在一起。


“北海热”和后来的风生水起北部湾经济区确立,历史性地改变了这方水土。如今的北海,随着中国与东盟经济合作不断密切,城市内涵更加丰富,已由一个临海小镇发展成为了具有浓郁滨海特色的沿海开放城市,充满着生机,焕发着活力,更加富有时代魄力。


这是北海土地上的奇迹。想象上世纪初北海的历史,梦幻感觉虚化了眼前的景物,现代化的大街像是动漫,高楼大厦是一次一次的投影。它是一种富足生活的呈现,是中华民族特性在北海大地上获得了一次生动的表现。


这30年,是最让人感觉北海美的30年。正是因为她的美,让北海每一个人感到自信和自豪。而我说北海美,完全是一种波澜壮阔的、奔腾不息的飞速发展之美。


交通便捷,天蓝水碧,空气洁静,加上美味的海鲜,北海让外地人心头久留着一份羡慕和向往。


于是,人们纷纷移居北海。我身边就有来自北京、黑龙江、甘肃、陕西、湖南等地的作家朋友前来购房安家。湘籍作家陈启文就十分高兴地对我说:“北海就是我后半辈子的家了。”黑龙江籍女作家张雅文说:“我太喜欢北海了。”我想,他们之所以看中北海,是他们对于北海的赞许,也是对北海的热爱,更是对于北海的期待。于是,我也抵不住北海的诱惑,在北海银滩边上安了家,北海成了我写作的新居所。


新与旧,正如钢筋混凝土的楼房与海珠路交织,一种交相纠缠的心情,让人感受生生不息的生命与源源不绝的生存。这源源不绝与海洋深处更辽远的空间联系在了一起,与看不见的滚滚波涛联系在了一起,与我灵魂深处的悸动,与这忙碌奔波的生活,与我脸上的皱纹联系在了一起。这也许就是历史,也许就是见证。


廉州湾新貌 王宏武摄


30年发展的每时每刻,历史都是我们的脚下的路,一迈步就成了历史。这一片天空,一种生活,遥远而亲切,它一直就与我们相连着。


当然,北海的改变,也并非一帆风顺,“北海热”出现的泡沫,在我们心中还没有消去。作者蓝怀昌写过一本反映北海当时开发现象的长篇小说,把北海当时的状况称之为“北海狂潮”。由于后来国家实行宏观调控,北海房地产出现低迷,投资者纷纷撤出,“北海热”退潮之后造成一批“烂尾楼”。而“烂尾楼”对一个城市的形象之伤害,通常是最严重的,它比落伍的城市更让人不可接受,因为落伍的城市像一个历史的老人,有它的独特魅力和韵味,而“烂尾楼”给城市的伤害如同一个畸形儿,很让人可怕。它会阻隔一个城市的历史和未来的联结。


进入了新世纪,加速处理“烂尾楼”,是点活北海这个开放城市的生命原动力,这已成了北海人的共识。


在新世纪的头几年,北海市通过一系列艰苦、艰难的司法途径,理清了混乱如麻的债务链,并通过对其资产的整体包装、重组、融合等措施,成功地使影响颇久、颇大的典型“烂尾楼”获得了新生,把银滩还于市民,北海市民仿佛从此进入了现代居住生活的历史新阶段,仿佛第一次有现代都市人的感觉。


北海在不断成长、壮大。


我写着这些文字的时候,北海最新的一条大道——银滩大道刚刚建成通车。


银滩大道 王宏武摄


这是一条宽阔的滨海大道,是北海一个华丽的“窗口”。它的建成,标志着北海的城市变化更上一个新的台阶;标志着北海人气更旺,是凝聚着巨大潜力的“增长股”。


一个人气直上的地方,像磁场一般地将周围牢牢吸引于自己身边;一个人气和美的天地,是属于那些有志有才有心有意的人在此安家落户养子育女的和谐“家园”。只有美好的家园,才是吸引一切向往幸福、安宁生活的人类众生的因素与根本。



文章来源:中信国安北海第一城

图片来源:本文配图均来源于网络

版权声明:转载仅供分享,感谢原作者辛苦创作!购购房尊重原创者版权,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创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创者联系删除处理,在此向原创者表示感谢。

往期精选▼

1.屯昌和澄迈买房哪里好?谁优势更大?

2.互联网+时代,阿里、京东开启房地产的新天地!

3.防城港四大区域楼市深度解读——

4.【北海中南明珠】三期现房在售,均价9200元/㎡

5.【防城港碧宸西海岸】均价5300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