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廖永通:创业到投资需要吉普赛女郎般的狂热|100位投资人专访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09 21:03:31

点击关注“创投梦工场

MC创投梦工场:由国内16位知名投资人联合发起并投资的新锐创投媒体,每晚18:00,准时推送最新创投资讯!




投资人百科——廖永通


职务:焯能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及董事

投资方向:专注电子商务、物联网、电动交通工具、数字教育、医疗设备等产业

投资规模:几十万到千万内级别

投资特点:看重于团队和概念

投资案例:RYNO MOTORS, eComGear, Gindart, Surfwheel, BicDay, iximo.com 吸墨网, Angel Crunch 天使汇, AOD 奥德莱三维打印, BuyAI, Time Capsule, VV 声音社交, dotkids 等

投资机构简介:焯能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主要投资于早期到增长型创新科技公司


本文来源 创投梦工场


生于广东新会,不足1岁便移居澳门,并在此度过幼年时光。15岁之后前往温哥华读书、学习,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顺理成章走上令人艳羡的创业之路。此刻,坐在创投梦工场采访间的廖永通只是资本主义点石成金之势培养出遍布全球具有独立人格的有志之士中的一员。但在他敏锐的行业洞察、缜密的商业逻辑背后,闪耀的是建立在屡次创业并取其精华提升自我价值基础之上的自由光辉。


“我前后创办了三家公司。第一家以结构不善终结,第二家被加拿大公司收购,在经历第三家公司之后恍然发现自己更善于对外交际,建立人际关系网。廖永通算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如果说第一次历经失败或许说明自己尚且年轻,那么第二次被收购其实也是另一种成功,充分见证已在渐然走向成熟。于是,他在第三次创业之后,开始尝试从事投资关系建立。


三次创业之间,隔着十几年的人生积淀。每一次历练,都是一场事关梦想与现实的博弈,胜算不是一个CEO做决定的,既需要创业者作为决策人指明方向,更需要其在每一个发展阶段带队冒险,像这样的考验,要求就是,擅长想象天马行空,专业勾勒宏图伟业,同时还得具备落地执行的实干精神。


于廖永通而言,只要时机成熟,成长只是一瞬间。“创业期间,比如发现一些好的项目,寻求外联,甚至融资这几方面都是我全权负责的。也是在那之后,发现自己的性格,做事的方式,包括对项目的判断都是基于投资的眼光去看,所以,5年前就转向了天使投资的事业,最开始是以导师的角色给一些项目提一些建设性意见。当时的市场环境是与香港地区的大学合作比较多。”


团队和产品概念是选项目的核心

谈及从创业者到投资人的转变,廖永通表示:“回想10多年的创业,每一次对外都是由我来牵头。那个时候,就油然生发一种比较强烈的意识——投资。那时候‘天使’一词在国内还没有流行,但国外行业已经很成熟了。那我就把自己看成是寻觅项目的人,和我的搭档一起找些高新科技的项目去投资。刚开始几乎是各地飞,大概每个月参与一次项目路演。现在就不一样,几乎每周都有项目路演,创投环境也更开放,项目众多,投资圈也非常热闹。一路走来,现在看项目除了到像青年天使会这样的机构去找,还有圈内朋友的推荐,甚至一些机缘巧合。”


廖永通称,进入天使投资之后,选项目最看重团队和产品概念。从投资角度来说,投资一个高风险的项目和投资一个生意是不同的。廖永通更看重的是长期合作,与项目共同经历每一个发展阶段,直到看着它壮大参天,这种事业成就感是无法从既得利益的角度衡量的。“比如2013、2014年间投了16个项目,在这之中发现了3个很好的长期合作伙伴,执行力都非常强。像这样的企业,只要在商业模式上步入正轨,后期能够随着时局再转型,我就会非常愿意投他们。”


正由于创业浪潮的迅猛之势,才使得投资人困惑重重。至于何种项目能够惊鸿一瞥,在廖永通看来,国内的创投现状是资金雄厚、创意无穷,但卓越的团队实在难求。“我认为找好团队比找好点子更重要。资本市场过剩,游戏规则被搞乱了,很多天使投资进入某个领域的时候把门槛抬的过高,譬如一些项目动不动就已经估值几千万,这让另外一些天使投资人根本没有跑进来的可能性。”


“经验不一定就是对的”

据廖永通表示,焯能科技投资额度一般在几百万上下。但领投的项目6、7、8位数的都有。对于投资来说,不仅要在众多项目中做出精准判断,还要对创业者进行资质评估。“一个优秀的团队,一定是具有高度专注的品质。每一个领导者肯定有他的特性,要考察他的个人魅力,看他是否能集结一批具有同等价值取向的人为同一件事情殚精竭虑,自从进入投资领域,在我所投的项目中,迄今我发现了三个人。”廖永通如是说。


一些投资人表示,看项目比较看中创业者是否是连续创业者的履历。因为一次跌宕惨痛的失败要比十次波澜不惊的成功价值大得多,成长与如此过往的创业者,在企业运营的发展思路上视野也相对更为开阔。廖永通对此表示认可,但始终认为“经验不一定就是对的。”


“我觉得有没有社会经历不是重点,我发现30岁的创业者是最好创业的时间。如果是一门很好的生意,我也会去投,不一定非要从1变成100。从1变成100主要是90后去做,他们的想法有点超越现实,不过后期的回报可能会更大。所以说,我去研究团队不是用创业经验作为主要考核目标,而是整体的感觉。我很喜欢在咖啡厅跟创业者去谈,不一定去聊工作本身,相反,我更乐意交流一些隐藏在项目背后的东西,从而感知创业者的个性,团队氛围以及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坚定信念。”


廖永通更倾向于同龄团队,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自身的理解,同时也就更加感同身受兄弟团队“成长的烦恼”。据廖永通介绍,焯能科技投资主要关注电商平台、代步工具这两块市场。“在我所投的项目中,比较看好的一个是电子商务的项目,做生活消费品类及中小企电子产品的服务平台。创业者是香港人,但团队是在深圳。投资后,他们的业务有了50%的增长,目前还在不断融资。另一个是立足美国的项目,全球第一台单轮的摩托车。这个公司已经成立了6年时间,品牌建设已经做得很好了。目前国内市场各厂家也都在不遗余力地推出独轮车,但同质化严重实用性待升级,眼下也只能称其为电子玩具。但对投资来说,我们是从建立独轮摩托的品牌,作为全新代步工具的视角去做这件事的。”


香港投资者不少,但真正了解天使投资的并不多

廖永通最熟悉香港以及美国市场,所以在项目选择这块主要是领投的方式,大约占比高于50%。而像国内一线城市,则以跟投为主,达到30%-40%的比例。据廖永通对香港创业环境的观察,他表示香港创业相对困难。“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1、生活环境。每个大学生出来找一份工作比他去创业的收入好很多。2、支持服务性生态系统在香港尚有很大改善空间。香港团队质量绝对不弱,拿第一笔基金也不难,能够得到政府支持,但最重要的问题是,当第一笔资金进入后,后续再进行第二轮融资时会面临各种困难,这就形成一个扶持断层,选择被动导致很多项目没办法开展。”


“香港投资者不少,但真的了解天使投资的并不多。很多项目在香港没有人接,比如遇到资金链断裂,想要继续融资就进入国内一线城市,当然北、上、广、深是首选,像北京、上海营运成本越来越高,即便如此,其他二、三线城市也拥有很好的配套及人才,但市场也都还有待开拓。”廖永通透露,最近也在研究移动医疗行业,“很多涉猎移动医疗的项目还都只停留在病情分析的层面,并没有解决问题。而在今后,贴身解决患者问题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找项目这种频繁冗杂的工作,对投资人而言相当内耗。廖永通称“很多时候,确实也要看缘分。强求不得。况且,我对天使投资这块经验尚浅,还需要跟圈内资深人士加强交流深入学习。目前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关注电商、轻便交通工具两个行业,并在此深耕。现在,主要是与创业家共同研究行业方向与战略布局。”


“我希望自己所投的项目中至少有一家上市公司,鉴于香港的资本市场环境存有优势,能成功上市的机会颇大。”考虑到香港地区电商平台的项目基数,廖永通愉快得说道。


一个洞察的投资人,首先要是一个实干的创业者,一个优秀的创业者,也需要是具有前瞻格局的投资人。笔者认为,如此角色互换存在一种相辅相成关联。彼此成就,共赢相生。“我从创业者变成投资人这十几年,我也一直在反复深究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创业时,从一开始觉得自己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到最后演变成策划商业战略的人。两者相较后我发现,我的角色更适合扶持他人去做实事,而不是把自我塑造成一个领导者。


如廖永通所说,二十年间,通过不断地自我了解,找到更契合自身发展方向的路子,以此将个人价值最大化。这跟自我成长的轨迹有关,也是社会经验赋予的时代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由创投梦工场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




点击“阅读全文”,了解详情


发表